剩食湯頭



七碗半﹗

在杭州酒家跟咖啡友聚會,加上有朋友自東洋回來,侍應將鴨湯中的鴨肉跟一大塊金華火腿分盛上碟作菜,
但可口的菜式實在太多,一時之間便將這還是很美味的「湯渣」忽略,
在轉盤上轉呵轉,也轉不進我們的胃。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