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流感疑雲下的藥煲



很久沒有煲藥了~
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這次流感來襲,真是太厲害了,發燒了三個晚上 (很奇怪,早上是沒甚麼燒的),
整個背的肌肉及骨都在痛。頭痛更嚴重,平常祗是局部地區的頭痛,
但這次是整個頭都在脹痛,感覺頭好像大了一個碼,
晚上根本沒辦法睡,一會兒坐著,一會兒又要在廳走走,
一會在要在梳化睡,弄至天差不多亮,才能慢慢入睡。

家人一聲令下,三腳捉了我到了指定流感診所驗查,其實在感冒初期,
我已看過醫生,祗是那時病徵不明顯,沒發燒又沒咳嗽,
但現在一連數天也不退燒,為安全計,還是去驗查一下好點。

還好,驗查後醫生說我不是高危的一群,不過為了安全,
抽了點鼻內的分泌物作驗查 (用一支像小洗杯擦探入鼻腔內,難受得我不斷流眼水),
兩天後如果有人緊急召我到醫院,便知道我是確診病例了。

吃了兩天西藥,藥物的幅作用令喉嚨及鼻膜乾涸得連呼吸也有點痛,
喉嚨痛得要命,像被火燒一般,還是看中醫吧。

抱著兩包藥回家,找出給我塞了在櫃深處的藥煲,煲了一會,
整個家都充滿著中藥的氣味~~

希望今天晚上我可安睡吧~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