醜怪裝飾 | 薑味杏仁小蛋糕



最近天氣濕漉漉,人也沒甚麼心情,頭痛了幾天,連帶頸至膞頭也在痛,

還以為是睡的姿勢不好,在櫃桶找到薄荷消痛貼,貼一塊,沒有用。

用手在膞頭筋位按摩了數下,那知道卻令頭痛得更厲害,連午飯也沒心情吃。

公司的接待小姐人很好,見我緊著眉頭,問我頭痛詳細情況,

拿起一大塊辣椒膏藥,剪了兩小塊出來,手指按壓著我背中的位置,問我︰

「這兒痛不痛?」

「你甚知的?你一按我便覺得痛像四散,這個位置我自己是按不到的。」

「你應該是開始有點感冒,頭的筋一直連著背的三角位都會很痛的,

就把辣椒膏藥貼在背吧。」

就這樣,我的背貼了兩塊啡色的膏布。

起初的半小時,我還以為是膏藥過了期,不覺得涼又不覺得熱,

但半小時後,熱辣辣的感覺便滲透著筋位,很神奇,頭立刻不痛了。

祗是辣的感覺越來越強,又好像是痕癢,當天下午我便不停的甩著膞,

令又痕又辣的感覺減少一點。

放工的時候,接持小姐提我要早點把膏藥拿走,千萬不要待到沖涼前,

否則熱水沖過時會痛得跳舞的。

第二天起床,頭不再痛,精神也好得多了,對我這個不喜吃藥,

寧願痛得要命也不要吃止痛藥的人,

想不到古老的療法真的不錯,

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