扭傷了~ 好痛﹗好痛﹗







我一直都是超級大頭蝦一名,家裏發生受傷意外的, 算來最多的都是我,

三腳笑我像極我喜愛的woodstock小鳥, 在漫畫中它總不能依直線飛,

甚至有時會倒轉飛,彎彎曲曲的撞來撞去。








(可愛的Woodstock, 經常飛不了直線呵~~)



我走路時也像它般時而左又時而右,明明想走的是直線,在沒有理由會撞痛的情況下,

回家總會有莫明奇妙的瘀傷,在早幾年前我罕有地穿著短裙時,

膝蓋四周便佈滿了十多處瘀傷, 三腳著我不要再穿了,免得人家誤會了他虐待我…… :(



腦子大概也是撞得太多,腦筋也有點笨笨的,我本來應該是很聰明的嘛! 哈哈~~



由有記憶以來,跌傷、撞傷、扭傷、流血、燙傷、割傷…… 不計其數,最誇張的一次,

在四年前在額頭上縫了九針,每一次想起,我還是覺得那一次的受傷很不可思議…



***      ***      ***      ***      ***      ***      ***      ***   



那天爸媽在北京公幹,家裏祗得我倆姊妹加三腳,三個人在書房談天,

我看到一支破了燈罩的檯燈,光管赤裸裸的露出放一邊,心想︰

「如不小心踫到, 光管的玻璃破掉,好危險… 要把它包起來才成。」



那時候,三腳跟妹妹的話題談得正有趣,我便拿著檯燈加入對話,

當我在笑得前仆後繼時,突然前額好像撞到東西,立刻接著聽到妹妹的尖叫聲,

抬頭想弄清發生何事時,祗見眼前有紅色的液體在不斷的滴下,原來我在流血呵﹗



妹妹在大叫︰「好多血呀﹗要入急症室呀﹗」



低頭看見地下除了多了一灘血外,還有滿地的玻璃碎,手上的檯燈光管不見了一大段,

才知我把我的額頭踫到光管,不知甚的,當時我覺得這樣莫明奇妙的撞穿頭好好笑,

看著還在驚慌的妹妹,便吃吃的笑起來。



三腳十分鎮定拿了大毛巾給我盛著血,還叮囑我不要再笑,也不要按傷口,

因有玻璃碎片貼在傷口, 另一面便叫妹妹安靜下來,叫的士到醫院。



(是我要他們不要叫救傷車的,因為家跟醫院十分近便,不要浪費公帑,我是不是很鎮定呢?)

看急症室的醫生時,醫生聽到我受傷的原因,面上露上匪而所思的神情,

想回來也覺得好笑。不過覺得好玩的心情,隨我進入手術室縫線便蕩然無存,

換來是當醫生穿第一針,我便一直震顫到出手術室的驚慌。



***      ***      ***      ***      ***      ***      ***      ***   



自那一次「額頭碎玻璃」特技表演後,我可不想再縫針了,日常生活小心了,

加上三腳在我耳邊經常「日哦夜哦」,撞瘀割傷等已經減少了很多。



可是,一個不留神還是跌傷了,在工作時走樓梯時看少了一級,整個人向一扑,

活像烏龜般扒在地上,痛得眼冒金星,一分鐘後才能慢慢爬起來。



就這樣,腳便多了一個大敷包,腳踏在地上時好痛,要抓著行山竹當拐杖,

行得好慢好慢,還要給同事笑我,老公公老婆婆散步比我還走得快呢~



昨天好了一點便走了十多層梯級,好了點的腳又腫脹起來了,

整條右腳麻痺了。



梁財信跌打的梁醫師叮囑我不能亂走,否則好不起來。



:( 下星期我還要去台灣旅行,我會乖乖,要快點痊癒呵~~

Comments

  1. 你跟我家姐真是很像....她又是左碰右撞的人@@"
    下次小心D啦!!

    ^^

    ReplyDelete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