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戰



終於鼓起勇力跟牧師師母傾談,正如當初的顧慮一樣,

雖然事前已在腦海採排了一次,到面對的一刻,還是不能接受得到。



可能是對方的反應,比我想像還大。 開心的是感到失落時,

第一便想到以往較少傾談的老朋友,她給了我很大的安慰,也給了點意見。



正如她所說,我會記著這是一個提醒,但不要太執著這個提醒,始終,

我的明燈是我的主,人的答案可以參巧,神的話才是真實。



晚上,找了一直很照顧我的簡師母,聽到她的聲音,我再一步的平靜下來,

我很想她呢… 很久很久沒見她了,到有事才找,有點不好意思。



雖然退職務的信已交給了負責人,但其他的事,我還是會等到跟簡師母的約會後,

才會落實。對於我這個長不大的孩子,要找這個屬靈的媽媽,給我支持,

給些意見,才會清楚自己的路向。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