寂靜

昨晚,知道癌關小組中的姊妹離開了世界,是從她的丈夫傳來消息。

整晚,她的臉常在腦中浮現,那白白的,每次都用心恰當打扮的笑臉。
還有張大圓眼睛,跟病魔對抗那堅毅的臉。
我沒有太多的傷心,因為我知道她去了那兒。
心卻有不捨難過,在世上那種關係,死亡將其斷了。

我們都有再見的盼望,帶著信心不再害怕死亡,但仍為那無奈的別離而難過著。


同時想到,可能很快又要迎接另一位姊妹的離去,那種寂靜感又開始包圍著。

驚覺,親手拉起的絕緣膠膜,還未能狠心除去。
這一刻,心裏在修補著。

Comments